黄色软件免费下载

0035_a2074

Home  >>  未分类  >>  0035_a2074

0035_a2074

On 2月 18, 2021, Posted by , In 未分类, By , With 0035_a2074已关闭评论

周云凡热情地接待进来看病的大妈大叔,按照先后次序,排队等候,这间诊室不但偏僻而且窄小,让人纠结的是里面只有三张老掉牙的木椅。

进来六七个人之后,里面就有点转不过身来。

在这间简陋得不象话的诊室,周云凡开始给一号病人看病,他是昨天那个保洁员柳阿姨的老公,身患腰椎盘突出,几年来,做不了重体力活,托关系在一家小厂给人看大门。

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,唐辰开口说道:“马叔,这腰椎间盘突出五年吧?是不是好了又犯,犯了后吃药打封闭针,又好上一阵子?”

“唉,还真让周医师说中了,就是这么回事?”马元奎心里责怪老伴,真是多事,把自己的病透露给这位年轻医师,其实保洁员柳阿姨根本没有同周云凡提过。

周云凡伸手给马元奎把过脉,又按压了几下他的腰椎盘,说道:“打过封闭针是可以缓解止痛,有益于病灶的扩张,改善骨骼组织的修复。不过要想完好如初,必须针灸,才能根治。”

这时候,美女副院长的助理小袁,挤进来诊室,把一个公文袋交到周云凡手上:“这是赵院长让我送来的,请收好。”

周云凡随意地把它塞进抽屉里,嘴里说了声谢谢袁助理,继续给那位马元奎诊治。

已经是医院中医主治医师,办公室里面早就备有医院准备的银针。周云丹从针盒里抽出四支银针,拿酒精棉球擦拭过后,直取患者马元奎的腰椎处的左右骨隙!骨隙间腧穴。

周云凡出身乡村,对生活在底层的百姓,特有爱心。施展御气施针,对准病灶就是左右上下齐开弓,导引玄气,在马叔腰椎间盘当中一番夹击,把那病灶所处位置的经络,强势疏通。

中医说痛则不通,不痛则通。十五分钟的样子,退针完事。周云凡再给患者马元奎开了药方,内服外敷,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,转头叫了声下一位。

第二位挂号问诊是一位中年妇女,她同样是医院的一名保洁员。医院聘请的保洁员,一般都是临时工,签订是临时用工合同,没有什么医疗保障。

文艺咖啡店里的清新软萌妹子图片

这位保洁员叫刘琳,有未老先衰的迹象,提前进入更年期,身体毛病开始增多,视力最近下降得特严重,老花眼来得太早。

周云凡一番诊察,同样施展针灸术,御气施针!十五分钟的样子退针,然后教给她一套眼保健操,另外开了一些有益于视力恢复的药方。

马元奎被周云凡诊治后,在诊室外面的过道里,尝试着扭腰弯腰,他一脸惊讶地嚷嚷:“咦?竟然不痛了!周医师的医术真不错!值得介绍给朋友过来看看.”

周云凡这里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都被中医科的同行医师盯着,有人看到马元奎在过道上扭腰踢脚,十份鄙视地瞎传:

呵呵,没想到这位实习医师找来的群众演员,还很敬业!请这些人的花费应该不会太低吧?

唉!那个患者曾经挂过胡主任的号,当时我在场,那个男子早年腰部遭过钝伤,如今年轻大了,旧疾加腰椎间盘突出,是半个废人。

被提醒一下,我终于想到他是谁了,这个人就是那个保洁员柳大妈的男人,她竟然让他来给这个乡村野医生客串一个病人角色,还真有的意思。.

这个实习生走了狗屎运,不然的话最多算是一个实习医师,哪里能有主治医师这个职称?有关系的走后门,没关系的就象我们,只能苦苦熬下去,或许能守得春暖花开。

中医科的同行医师在议论什么,周云凡目前不知道,也没兴趣知道,眼前他给患者刘琳医治后,叫进第三位前来问诊的病人。

这位老大爷有点意思,坐到周云凡身边,拉近乎地说:“小周医师,我是小柳的邻居,听她说是治好她的胃病,别人话我不会相信,不过她的话我相信,我这老毛病得让多费费心。”

周云凡问清他姓啥名谁后,开始诊断,望闻问切后说:“姜大爷,这偏头痛只要过来针灸三次,就会没事。”接下来御气施针,又给姜大爷开了一个方子,吩咐他闲暇时自己按摩头部几个穴位,双管齐下保准好得快。

这样处理,周云凡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经过锻炼,气海穴存储的玄气浓度不够,存量有限,今天下午还得去给韩老爷复诊!给他针灸诊,必须御气施针。

接下来另外五名患者,周云凡医治的时候,能不动用玄气就尽量不动用玄气!

手机响起,电话是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的葛主任医师打来的:“周医师!在中心医院吗?我这里接诊了一个重伤病人,出现大出血,办法想尽,还没有找到出血点,恳请过来帮忙!”

周云凡纠结了,很为难的地说:“喂!葛主任,我现在是中心医院的医师,过来帮.觉得合适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?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!求了!”葛医师在电话里焦急地说,他认为象周云凡这样的好钢,就得安在刀刃上。

周云凡听了之后,只好答应下来,对等在外面的三个病人说明一下情况,那三个病人脸色就不好看了,转身就走!在路上嚷嚷:“年纪轻轻就摆谱,如果不是小柳说他医术不错,才懒得来这个冷清清的诊室看病!”

周云凡听力超好,长叹一声:“嗨!这位葛主任老是惦记我做什么?”嘴上嚷着牢骚,却麻利地锁上诊室的门,赶往市人民医院。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离去,在中医科私下里传出有关他的外传:

我就说吧!一个乡村野医生,那些身患老毛病的病人,他怎么应付得来?

靠走后门的小子,能有几斤几两?遇上几个刁钻的病人,就不得不跑路了真让人好笑。

各位别幸灾乐祸了,我看周医师这个人不错,希望各位别戴着有色眼镜看人,不管怎么说,他已经是中医科的主任医师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