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软件免费下载

0008_a2074

Home  >>  未分类  >>  0008_a2074

0008_a2074

On 2月 19, 2021, Posted by , In 未分类, By , With 0008_a2074已关闭评论

赵玲珑第一次体会了周云凡的针灸术,好神奇!心生异样情愫,离开了“云医诊所”。

在前往市中心医院的路上,心里嘀咕:假如让周云凡诊治吴副省长的疑难绝症,会不会有转机?甩一下头提醒自己,他才是一个实习医师.嗨,这种想法荒唐。

诊所生意开张的时间短,名气不大,生意不怎么景气。周云凡给赵玲珑发了请假微信,甭管她批不批准,坐下来准备看看云氏中医典籍,打发时间。

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微信,马上回复:瑶儿,辛苦了。

云凡哥,我上夜班能不辛苦么?高危病1区的吴叔叔,他的病情越来越糟,我同小兰都担心难过。

周云凡给美女护士张瑶,回了一个安慰的微信表情,他对这位同村的邻家小妹,特别呵护有加。高危病区隶属急救中心管辖,分123三个区,昨天才在急救中心上了一天的班。

云凡哥,吴叔叔每到凌晨两点至三点钟,他都痛得双手抱头抽搐。

周云凡同张瑶微信聊天,担心吴副省长的病情继续恶化,别人的危难,替人解难,就有自己一线机‘

云凡哥,昨天从天京市来了三位专家会诊,听说也没有给出肯定的说法。

周云凡在微信里回复:好了好了!吃了早餐早点睡。

其实在实习期,张瑶给他打掩护,就暗自诊断过吴副省长的疑难绝症,心里早就有一个医疗方案,当时修炼医道玄功,体内的气感还不强,又还缺一味最珍稀的灵药,就没有毛遂自荐。

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,周云凡不想错过。

冰河面上滑冰清纯小美女抬头轻闭眼唯美写真

抬头看一眼诊所门口,母亲同杨阿姨进来,他就起身招呼:“杨阿姨,请坐。”

云香吩咐:“凡儿,来给杨阿姨诊一诊脉。”儿子的医术越发精深了,已经让她看不透

周云凡坐到杨阿姨对面,探出右手中指,按在杨阿姨的右手腕脉上诊脉,一番悉心听脉,盯着杨阿姨的脸说:“近来老是心烦意乱睡不着?吃安眠药的药量越来越多?”

“咦?小凡怎么知道?是不是我家那个混小子同说的?”杨阿姨满脸疑惑地问。

周云凡微笑着说:“阿姨,小华好久没同我联系,他算是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的渣男。”

“噢?他帮他爸忙度假村的事去了.”杨眉提到度假村,心里就纠结,脸色就泛白。

周云凡回应了一声“哦”,继续说:“们余家大业大,小华提前进入状态,对们家的生意有好处。”

“嗨!他贪玩,暗地里就喜欢赛车,屡教不改!哪能帮余叔什么忙?不添乱就算不错了.”杨眉皱了几下眉头。

周云凡一番切脉诊断,从随身携带的针盒里,抽出一支银针,用酒精棉球擦拭一番,叮嘱杨阿姨坐正身姿,闭上眼睛。

随后根据子午流注之法,针刺她头脑后风府穴,周云凡从体内导出一丝玄气随金针引入穴位,玄气很微妙地开始走穴。

大约十分钟的样子,退出金针:“没事了!回去好好睡一觉。心烦的事都抛开,比吃什么药都强。”

杨眉惊奇脑内那种玄妙的感觉,睁开眼睛说:“有些烦心事哪能抛得开,唉。”她心想,我姐夫病危。眼下就有人针对余家的生意暗中刁难,哪能不心烦?

目送杨阿姨离开时的背影,周云凡灵机一动,道:“妈,我想去一趟老家断天崖,寻找紫元草。”他没想到早已经被人当猎物给盯上了。

“凡儿,都去过好几回了,也不见找到,就别费力气。”云香瞪了他一眼,后面那句“人家副省长的病哪里用得着操心”的话,到了嗓门,又咽了回去。

看见儿子背上黑色双肩包,云香劝阻不了,只好叮嘱他小心。

就在周云凡走到枫林路上了出租车,远远地就有一辆幻影黑迈腾车,刚好从旁边擦身而过。

呵呵,刚才那个上出租车的人是周云凡那个贱男?朱高达刚好从右边车窗外看到,他早就买通了市中心医院的孙华医师,想打听周云凡的住址。昨天晚上孙华发微信,悉数告诉了他。

朱高达立即减速,方向盘一转,尾追周云凡搭乘的那辆出租车,跟踪到了高速入口,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毒蛇般的眼神,随后在高速路上拨打一个电话。

朱高达不只是市中心医院赵副院长的狂热追求者,他父亲暗示,当年周云凡的父亲让他们朱家在生意场和官场上损失惨重。

朱家以医药生意为主业,旗下的康仁医药公司,一直想扩大与市中心医院的合作,赵玲珑身为市中心医院常务副院长,实权在握!

把赵玲珑追到手,不只是朱高达的心思,更是他父母的主意。

如今周云凡与赵玲珑走得越来越近,是他潜在的一号情敌,再加上家仇宿怨,朱高达恨不得周云凡千刀万剐,立即就死!

周云凡不知道回乡村老家的路上,被人跟踪,搭乘出租车,一个小时后下了高速,转乘一辆出租摩托,走了一段乡村路,然后步行前往断天崖。

上了山路不久,后面另有一辆黑色宝马x5越野车,悄悄地追踪过来。

车内一个戴着鸭舌帽,手拿红外线望远镜的男子在打手机:“吴公子,太高看那小子,我跟踪他好些天,他一点警惕性都没有。这种弱男竟然要我出手,有没搞错?太没挑战性了。”

“青狼!废什话,按道上的规矩,我已经把预付款打入帐号,给我把事情办利索!”朱高达用假名吴常,秘密联系上杀手青狼,随后挂断通话,驾驶幻影黑迈腾掉头进了返城高速。

周云凡入山后,他的警惕性成倍放大,多年来在山里狩猎,让他的直觉远远异于常人,总感觉身边有一个阴狠的眼睛锁定了他,不得不小心谨慎!

在深山老林当中,这里我有主场优势,更不会怕谁!

猎豹一样矫健敏捷的身手施展开来,很快发现了可疑目标,继续假装没有发现对方,将计就计把对方引进了断天崖西边的绝谷!

绝谷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别名叫死亡禁地!一般人岂敢闯入。

很多山里的老猎手在里面布下众多狩猎陷阱!更为恐怖的是,每到晚上,绝谷里就开始瘴气弥漫。这里是自己的主战场!

同身后跟踪而来的杀手青狼,其实已经掉换了角色,谁是猎手谁是猎物?攻守易位,那个代号叫青狼的杀手误踩野猪铁夹,双脚当场夹断,铁夹连着反弓的树梢,树梢猛然反弹,就把他高挂空中。

周云凡哪里会错失良机,施展“八卦云步”,身如飞燕,一连串的闪移腾,闪近杀手青狼身前:“说实话吧!谁是的雇主!不然的话,就让生不如死!”

狡猾如狐的朱高达,用假名与杀手青狼联系,就连手机卡也是江湖上的人,盗窃别人的身份证办理的。

杀手青狼并不知道雇请他出手暗杀周云凡的人是谁。

施展“八卦分筋错骨手”,也只是审出杀手青狼的银联卡密码,死亡禁地就成杀手青狼的葬身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