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软件免费下载

0755_a2044

Home  >>  未分类  >>  0755_a2044

0755_a2044

On 2月 20, 2021, Posted by , In 未分类, By , With 0755_a2044已关闭评论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自己的担心是一回事,但医生亲口告诉她的,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 宋唯一只觉得浑身一软,尤其是双腿,差点没有栽倒下去。

   保镖眼尖,就在她的身后,立马将宋唯一扶住。

   “少奶奶,没事吧?”宋唯一的情况,差点没有将他们吓死。

   若是她有个意外,他们这些人绝对不够赔的。

   “没事,太高兴了,谢谢,医生。”宋唯一激动地扶着墙壁站稳。

   只是刚才太高兴了,有些失控了而已。

   保镖见她拒绝他们的搀扶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宋唯一,就怕有什么意外,不敢放松一丝警惕。

   “不客气,都是我应该做的,这个病人有这样的妻子,真是幸福。”

   宋唯一脸色一红,低头笑了笑,“我也是啊。”

   说话间,裴逸白便被推出来了,头上包着纱布,脸色也很是惨白。

   王小羊的清雅气息

   明知道这是正常现象,宋唯一还是心疼不已。

   “一周之后,就可以拆线了,现在他睡着了,估计晚上可以醒来。”

   “好,我知道的。”宋唯一点了点头。

   之后,送裴逸白回病房。

   她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,自己坐在他的床头等他醒来。

   感觉这么久,他们兜兜转转,仿佛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劫难。

   可最后,他们还是一体的。

   宋唯一的嘴角扬了扬,脸上带着笑意。

   “叩叩叩”轻轻的敲门声响起。

   宋唯一怕惊扰裴逸白,起身去开门了。

   却是保镖,将餐点提了上来。

   “少奶奶,这是的晚餐,少爷吩咐的,无论如何都要吃。”

   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   保镖受宠若惊,连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说:“都是我该做的,担不起少奶奶的感谢。”

   宋唯一没有吃午餐,等了那么久,终于感觉到饥饿了。

   再看看裴逸白,还没有醒过来,估计没那么快。

   她放下饭菜,心情好,胃口也好,一口气吃了一碗饭,又喝了一碗汤。

   等到晚上九点,宋唯一这个孕妇也有些撑不住,开始昏昏欲睡了。

   主要是病房里太安静,连个跟她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   裴逸白的睫毛颤了颤,随后,慢慢地睁开眼睛。

   宋唯一双手托腮,眼睛都闭上了。

   只是,她就坐在他的床边。

   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等了多久。

   他稍稍一动,尚且没有完全睡着的宋唯一顿时就醒了。

   “咦,醒了?”宋唯一既惊又喜,直接站起来。

   只是,不知是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,还是因为怀孕缺钙,起身的时候脚抽筋了。

   宋唯一顿时又一屁股坐了下去,龇牙咧嘴地抱着腿嗷嗷叫。

   “怎么了?”裴逸白一惊,想要起来。

   “别动!”她反应过来,顾不得自己,连声命令,喝住他的动作。

   “我脚抽筋而已,没什么大事。”

   至于裴逸白,他此刻根本动弹都不易,别说强行醒来了。

   抽筋也不严重,尚且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,宋唯一踢了好几下,就感觉整个人好多了。

   她也不请看护,裴逸白的事都是她亲手做的。

   “我给倒杯水。”宋唯一说完,就跟没事人一样忙活了。

   想起医生的叮嘱,在递到裴逸白嘴边的时候,她又将手缩了回来。

   “对了,现在感觉会头晕想吐吗?”

   “不会。”裴逸白回答。

   “真的?没有骗我?”宋唯一有些不相信,医生说,大部分人的手术后反应都是头晕想吐。

   如果裴逸白想吐的话,暂时就不能给他喝水。

   “真的,没骗。”他的声音很虚弱,只不过依旧带着浓浓的笑意。

   宋唯一闻言,这就放心了,一边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的运气竟然那么好,没有出现那些症状。”

   “因为身体好。”他随意回答。

   对此,宋唯一不怎么赞同,他都住院好一段时间了,好身体被拖累了多少啊,每天都要各种药要么涂,要么吃的。

   “喏。”不能移动裴逸白,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捧着杯子慢慢下降,想要放到裴逸白的嘴唇处。

   只是,平躺着的人,确实不好喝水。

   宋唯一还没完全打平,杯子里面的水就洒出来了,直接洒到了裴逸白的脸上。

   “额,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哦。”宋唯一讪讪一笑,连忙拿纸巾将他脸上的水珠擦干。

   再环顾四周,没有吸管啊,那裴逸白要怎么喝水?

   “有棉签,哈……”宋唯一喜滋滋地拿起来,占了沾水,又沾了沾裴逸白的嘴唇。

   “这样,我什么时候能喝上水?”裴逸白无奈地问。

   宋唯一动作一顿,“也是,我去找个吸管。”说着,就要将被子搁下。

   他又出声了,止住宋唯一的动作。

   “吸管也没用,肯定也会洒出来。我看不若这样,就劳烦夫人,高抬贵嘴,喂我喝点了。”裴逸白挑了挑眉,对于这个提议丝毫没有脸红。

   宋唯一想到上午在手术室外面两人亲吻的场面,俏脸顿时一红。

   这个色胚,那个时候后面全都是保镖,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人了。

   不过,现在来看,还真的是嘴对嘴喂最保险了。

   想着裴逸白的身体,宋唯一自然不会拒绝。

   她衔了一口水,俯下身体,贴上裴逸白的嘴唇。

   他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宋唯一,张开口,甘甜的清水顿时渡了过来。

   宋唯一心无旁骛地继续重复着先前的动作,没多久,半杯水见底。

   “这一口喝完,就可以了。”他对头顶上方的宋唯一说。

   “哦。”她含着水,点了点头。

   等她将嘴里的水渡过去,裴逸白却顺势吻住。

   “唔……”宋唯一睁着眸子,想去推他。

   他见状,更是将占便宜这个举动进行到底,将宋唯一的小嘴吻得红红艳艳的。

   “真的是……以后多的是机会,好么?”宋唯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。

   “多的是机会?”裴逸白下意识重复了一句,宋唯一的脸色顿时通红,说的她也很饥渴一样,明明就……也是……

   “那倒是错在于我,太心急,辛苦夫人不辞辛苦宽衣解带的照顾,为夫只是是太感动……”